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路见

为自然而生存 为生存而自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甘肃渭源:最后的代课老师(转)  

2010-03-08 18:07:17|  分类: 教育前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0年03月08日09:39人民网金波

 

1月31日凌晨6点我们从渭源县城出发,天还未亮。1月的甘肃干冷干冷的,我们是在半路上接的漆老师,刚开始我以为是寇筱茜老师的一个熟人,路上寇老师才和我说漆老师也是代课老师。寇筱茜老师有一句名言:每一个代课老师都有一段让你感动的故事。我在漆老师家听她讲述了一个代课老师的关荣与梦想,欢乐与泪水……

甘肃渭源:最后的代课老师

“最自豪的就是我的学生叫我一声老师”

腾讯嘉宾访谈:您是什么时候被辞退的?

漆红玉:2007年的10月份。

腾讯嘉宾访谈:做了多少年老师?

漆红玉:当了23年。

腾讯嘉宾访谈:第一次做老师是什么时候?

漆红玉:第一次做老师是1985年的3月份。是经过学校考试录用的。

腾讯嘉宾访谈:第一堂课是教什么课?

漆红玉:第一次我是教四年级的语文课,还有其它的课。

腾讯嘉宾访谈:还记得第一次上课的情景吗?

漆红玉:记得。当时我很激动的。我读的课文声音有点颤抖,我特别的高兴,我面对这样的学生,我把我所学的知识传授给他们,那时候我特别的高兴!

腾讯嘉宾访谈:这么多年,您教的科目有没有什么变化?一直教语文吗?

漆红玉:也变。数学也上,哪个忙就上哪个,政治、历史。

腾讯嘉宾访谈:就是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是吗?

漆红玉:对。

腾讯嘉宾访谈:您都教过哪些年级?

漆红玉:我代的一般都是高年级的。六年级。

腾讯嘉宾访谈:学生的成绩怎么样?

漆红玉:学生的成绩都在前一二名或是三名。

腾讯嘉宾访谈:前一二名是什么意思?就是在乡里?

漆红玉:在乡里面八个小学里面的成绩是一二三,或者是二三这样的成绩。因为我们不能教在后面,教在后面以后他们就把我辞退了啊。就说不要你教了。

腾讯嘉宾访谈:现在学生看到你还叫你老师吗?

漆红玉:叫。好多的学生给我写信,有时候给我寄贺年卡什么的。

腾讯嘉宾访谈:你看到贺年卡时候开心吗?

漆红玉:很开心啊。因为当年的小学生已经长成大小伙儿了。有的当工程师的,有的当专家的,就是土地专家,测量的。还有一个当临洮检察院的院长。还有一个在我们渭源搞农科的园艺工作。

腾讯嘉宾访谈:这么多年的代课老师,让你最自豪的事情是什么?

漆红玉:最自豪的就是我的学生叫我一声老师,他们寄来贺年卡,写一封信,打个电话什么的。我觉得特别的高兴。

腾讯嘉宾访谈:你不做老师了,还有学生联系您吗?

漆红玉:联系。认得。好多都认得。现在他们好多出去打工了,有的考上大学的,还有两个考上大学的同学。

腾讯嘉宾访谈:都是您教出来的?

漆红玉:都是我教出来的。在2007年把我辞退的时候,我收拾放家里的这些东西的时候。那时候调来的新老师已经来了。我怀着好奇心去看看他们,向他们说声告别的时候,没想到一下子,五个里面,其中我教过的就有三个。一个叫袁海燕,一个叫周海龙,还有一个叫周小凤的。

“我们是放在遗忘的角落里,但是从来不提起。”

腾讯嘉宾访谈:当年您的父亲支持您做代课老师吗?

漆红玉:支持。我爸说去吧!老师是一个光荣的职业,你别想其他的了。那时候我想学大夫,想学裁剪这些。

腾讯嘉宾访谈:您什么时候开始拿40元一个月的工资?

漆红玉:拿40元一个月的工资是9月份了,第二学期了。就是1985年的后半年了。这是开始拿40元的时候。我挺高兴!那时候40元还比较值钱啊。

腾讯嘉宾访谈:相比较其他村民的收入,这40元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?

漆红玉:也是低水平,那时候到外面打工的人已经很多了。

我很少乱花这些钱,我从没有烫过发,或者是擦过什么好油,没有化过口红。我到现在还没有见过一次理发店,你信不信?

腾讯嘉宾访谈:那你的头发怎么理?

漆红玉:头发就随便这么一梳,从来不照镜子。从读书的时候,每天天不亮,我就随便地一梳跑上学校。一直到现在都不照镜子,没见过什么发卡这些。其他的首饰这些,都与我无缘,没戴过。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哪些是粉质的油,哪些是油质的油,我还不知道。我没擦过这些油。到了冬季手皴的时候,随便抹些棒棒油,二三毛钱。

腾讯嘉宾访谈:当时您拿40块钱的时候,公办老师拿多少钱?

漆红玉:公办老师拿160块钱。

腾讯嘉宾访谈:这是1985年的时候?

漆红玉:后来他们逐年涨,逐年涨。我们是放在遗忘的角落里,但是从来不提起。

腾讯嘉宾访谈:谁不提起?

漆红玉:就是教育局、民政局、县委这些人。

“他们问都没问,是否我同意了,我愿意了。我连一个字都没有签,他们就把我辞退了。”

腾讯嘉宾访谈:你是2007年的10月份被辞的?

漆红玉:我爸爸是9月份去世的。

腾讯嘉宾访谈:那时候您还是老师?

漆红玉:还是老师。我是坚持上课。当我爸去世了,就是今天早上去世的,下午我在我爸家里的时候。学校里的校长给我打电话说,后天学校要进行代课老师考试。教学成绩、教研,还有这次考试的成绩,排一个名次,谁在后面,就把谁辞退了。这时候我给他打电话说,我后天不能来。我爸爸出葬了,我必须要给他守灵。校长就说,那我得向学校里面请假。他给我说那个电话号码。

腾讯嘉宾访谈:那个时候的学校叫什么名字?

漆红玉:宗丹小学。从电话里面我请假,校长说可以。到第三天考试的时候我没有去,后来还是把我按零分处理了。就被辞退了。我没有参加这次考试。他们问都没问,是否我同意了,我愿意了。我连一个字都没有签,他们就把我辞退了。

腾讯嘉宾访谈:给你赔偿吗?

漆红玉:没有赔偿。到一个多月说,给了800块钱,让我们领。

腾讯嘉宾访谈:领了吗?

漆红玉:这800块钱领来了。

腾讯嘉宾访谈:后来有没有回过学校?

漆红玉:没有。一次都没有。不想去。

腾讯嘉宾访谈:为什么?

答:因为,我看到那里就伤心,我眼泪就会流出来,不愿意去。

腾讯嘉宾访谈:还想孩子们吗?

漆红玉:想。因为我在出门的时候,到处碰到我的学生或者说同事,我过去的老师,我不愿意见他们。我想我心中做了什么亏心事,对不起人吗?还不是。那是什么原因使我这样不愿意见他们,使我伤心。我不愿意见他们。

腾讯嘉宾访谈:您跟当时送你的老师怎么说的?

漆红玉:我还是没有说什么。可是我的眼泪在眼里流出来。我是背着身子从里面出来的。

腾讯嘉宾访谈:现在想起来很难过是吗?

漆红玉:现在想起来很难过。我在这个炕上就睡了三天三夜,没吃没喝。我任我的眼泪往外流,嗓子都哭哑了。三天三夜。

腾讯嘉宾访谈:当时想什么了?

漆红玉:当时我后悔,我真的窝囊。我怎么被辞退了。我还是舍不得学校,舍不得那些孩子们。我生病,在医院花的钱全是借来的。

甘肃渭源:最后的代课老师

“连买2包卫生纸的钱都没有”

腾讯嘉宾访谈:您什么时候时候结的婚?

漆红玉:1993年结的。1993年的时候我已经28岁了。

腾讯嘉宾访谈:这个时候有没有想过放弃不做老师?

漆红玉:我们想过。天下雨的时候,看到别人在被窝里,我向学校跑去的时候,我的眼泪流出来了,我说我这么辛苦为的是啥啊!

腾讯嘉宾访谈:为什么呢?

漆红玉:那时候孩子就说,妈你领我回学校上课吧。

腾讯嘉宾访谈:那时候您觉得这么辛苦为了什么?

漆红玉:为了孩子读书吧。

腾讯嘉宾访谈:拿了40元?

漆红玉:拿着40元,就1块1块地花不够。物价翻了几番,多年上涨的时候,我们的工资还是不涨。那时候,我就说我从兜里掏不出1毛钱。我连买2包卫生纸的钱都没有。从学校边儿上的那些店里我先欠着。孩子生病的时候,还是从外面的药铺子里欠账。等我丈夫打工回来,给些钱,我把账给他们开过了。

腾讯嘉宾访谈:当时做代课老师有没有想到要转正的那一天?

漆红玉:有。特别地想等到那一天。到后来听别人说已经不转了。

腾讯嘉宾访谈:什么时候听别人说不转了?

漆红玉:就是到2000年已经不转了。

腾讯嘉宾访谈:2007年的时候你拿120块钱的时候,他们公办老师拿多少钱?

漆红玉:1500块钱了。把我们辞退以后,他们马上一人又涨了200块钱,1700块钱了。我们是120块钱还是被人家撵出学校了。我认为是撵出来的。为啥说是撵出来的,因为我们还不愿意走,他们逼着我走。

腾讯嘉宾访谈:和你一直做代课老师的有多少个?

漆红玉:有二十七八个,这一个乡的。

腾讯嘉宾访谈:和他们都认识吗?

漆红玉:认识。

腾讯嘉宾访谈:您有没有送过其他的代课老师走?

漆红玉:送过。

腾讯嘉宾访谈:还记得那个情景吗?

漆红玉:一个段佑零(音)的老师,我们送他的时候,他的心情也不好。送他出了学校,也是含着眼泪。

腾讯嘉宾访谈:那个时候拿多少钱?

漆红玉:是120块钱。是2005年的时候。

腾讯嘉宾访谈:他是什么原因被辞退了?

漆红玉:还是分来的学生多了。

腾讯嘉宾访谈:分来的公办老师多?

漆红玉:分来几个学生,代课老师要走几个。我曾经手把手教过那些学生,我督促过他们学习的这些学生来把我们逼走了。我想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更比一代强,这是真的。越想,这很不对吧。我想这学校像我们一家人一样的,把我们抚养成人的父母,老了以后,我们能不能把他随便地赶出家门?这绝对不能吧。

“爸:来世绝不做老师,我做其他的活儿”

腾讯嘉宾访谈:现在家里还欠债吗?

漆红玉:欠2万块钱的债。那个房子已经塌了。我和丈夫,2007年的10月份,我也到兰州打工。

腾讯嘉宾访谈:做什么?

漆红玉:做饭。兰州大学第三食堂,我做的是包子、饺子、沙锅米线,稀饭、凉菜之类的。

腾讯嘉宾访谈:一个月挣多少钱?

漆红玉:我和老板商量,给我管吃管住,一个月900块钱。当时我说,很好。我这辈子还没拿过900块钱的工资。我120块钱的工资拿了一年

腾讯嘉宾访谈:您今年多大了?

漆红玉:我今年46岁了。我爸爸生病的时候还是瞒着我不说。说我得的是肠炎,其实他是胃癌晚期。我这辈子愧对我的爸爸。在梦中我梦到爸爸说,爸爸,女儿不仁不义啊,不忠不孝啊。是我当时选错了职业。

腾讯嘉宾访谈:您觉得你当时选错了职业?

漆红玉:我觉得我当时选错了职业。

腾讯嘉宾访谈:你后悔吗?

漆红玉:我后悔。我痛苦!当给爸爸上坟的时候,我就爬在爸爸的坟上痛苦起来。爸爸,我太忤逆了。小的时候,你背着我去看病。我的孩子长这么大的时候,我还向爸爸要钱给孩子看病。家里的老人,丈夫就说你天天挣钱还没有钱花?牢骚始终是牢骚话,但是还是没有放弃做老师。

腾讯嘉宾访谈:因为要开两会,让您转达一个意见或者想法给人大代表,您会提一个什么样的意见?

漆红玉:我就说,老师里面,有一些转正了。后来的不转正的,应该给一些工资吧。一直不涨工资。我想闺女变成了妈,多年的媳妇儿都熬成了婆婆,这个工资还是不涨。是什么原因?是不是财政紧张?可是财政紧张,逐年地给公派老师提工资,为啥给我们不提工资?这些话我必须要说的。可是没有这个机会啊。我见到你们很高兴的。就是千年等一回吧,终于等到了你们,我也是有说话的地方说话的人了。我把跟我丈夫不愿意说的话,跟我爸妈都不愿意说的话跟你说了。

腾讯嘉宾访谈:现在给你一个机会,能够给你爸爸说句心里话你说什么?

漆红玉:我就说来世绝不做老师,我做其他的活儿。这个做老师已经伤透了我的心,遭受的打击很大。40元钱我拿了20年,这是慢性的摧残。我跟我爸就说这些话。

腾讯嘉宾访谈:今年春节你们怎么过?有准备吗?

漆红玉:猪杀了。粮食今年还不够吃。我们种着三口人的地,这是山地不长庄稼。

腾讯嘉宾访谈:今年春节准备了多少钱过年?

漆红玉:随便过就行了。

腾讯嘉宾访谈:有没有给您女儿准备压岁钱?

漆红玉:没有。从来没有准备过压岁钱,或者说买一件新衣服。他们两个的衣服都是亲戚家的孩子穿过的给我们寄来的。

腾讯嘉宾访谈:现在如果你能够拿和公办老师同样的工资,您还愿意做老师吗?

漆红玉:愿意做。

腾讯嘉宾访谈:您觉得您还有这种能力是吗?

漆红玉:还有这个能力。我46岁。

腾讯嘉宾访谈:您觉得您的教育水平还能够跟得上,是吗?

漆红玉:跟得上。完全有能力。

腾讯嘉宾访谈:如果和他们工资水平一样,你还愿意做老师?

漆红玉:愿意做。可是我没有这个机会。

交流中,漆老师哭了好多次。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,我不知道怎样的语言可以抚慰她饱受凄苦的心灵。40元,拿了20年,那是怎样的一段漫长而又难熬的人生啊。实际上,承受这种伤害的不仅仅是代课老师一个人,还有他们的父母他们的子女。而能够将这种伤害减到最少则需要我们全社会的关爱与行动。

今天恰好是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,我们在千里之外遥祝漆老师节日快乐幸福,也祝天下所有的劳动妇女节日快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